耶路撒冷的彩虹旗:以色列“骄傲者”为自己和巴勒斯坦人抗争

Posted on Category:yobo体育全站app下载_网页

6月10日,大批的LGBT(即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者)群体与他们的支持者在以色列最繁华的都市特拉维夫隆重集会,他们挥舞着象征性少数群体的彩虹旗沿着特拉维夫的主要街道。每年盛夏在特拉维夫举办的“骄傲大”是以色列最为人们熟知的盛会之一,其规模之大世界闻名,而且每年都有来自全球各地的性少数群体前来参与。特拉维夫是世界上对LGBT群体最友好的城市之一,每年骄傲进行时,特拉维夫几乎全城进入狂欢活动,大街小巷插满彩虹旗帜。

然而与特拉维夫相距仅一小时车程的圣城耶路撒冷,其享誉世界的主题则永远是宗教冲突与保守主义。耶路撒冷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正统派犹太社区,性少数群体的声音很少被听到。但大多数人不知道的事实是,“骄傲”也同样在耶路撒冷进行了二十年。

与特拉维夫的大所展示出的对性取向自由与开放的包容与狂欢不同,耶路撒冷的骄傲总是在抗争与呐喊中进行。笔者今年全程参与了耶路撒冷的“骄傲”,并深切感受到这场的主题并非简单的声援LGBT群体,而是一场居住在耶路撒冷——这个被称为“以色列永远的首都”的城市里的少数犹太世俗主义者与左翼团体的抗争。

就在特拉维夫“骄傲大”举行的十天前,6月2日星期四下午,众多以色列性少数群体,及持性开放态度的自由主义者在西耶路撒冷的自由钟公园(Gan HaPa’amon)集结,他们同样盛装打扮,同样挥舞着各式各样的彩虹旗与标语向耶路撒冷市中心最繁华的乔治王大街与独立公园(Gan HaAtsmaut)进发。

对特拉维夫这样一座标榜国际化、自由化与世俗主义的现代都市来说,当彩虹旗挂满大街小巷时,标志着特拉维夫进入了狂欢节。同样的符号在耶路撒冷却完全不适用。但耶路撒冷也不甘寂寞,耶路撒冷的狂欢节便是以色列国旗飘扬在耶路撒冷全城之日。每年5月份左右,在耶路撒冷会举行盛大的国旗,以纪念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以后以色列从阿拉伯人手中兼并东路撒冷,东西耶路撒冷重新合并为一个城市。理所当然,国旗的主题便是宣示以色列对耶路撒冷的主权,以及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神圣而不可分割”的首都。

在国旗这天,每年必选项目便是大批以色列年轻人挥舞着以色列蓝白大卫星国旗涌入耶路撒冷巴勒斯坦人的聚居区——老城大马士革门,并从老城区穿过抵达犹太教圣地——西墙。整个过程都宣泄着对巴勒斯坦人的蔑视与仇恨。今年5月29日耶路撒冷刚刚举行了盛大的国旗。

似乎有些与国旗唱对台戏的感觉,仅仅五天后,6月2日,“骄傲”便在耶路撒冷接踵而至。然而与国旗张扬的风格和欢乐的氛围不同,“骄傲”在圣城显得紧张而愤怒。为了保证“骄傲”安全进行,以色列警察封锁了沿线所有路口,且每隔一段就会有警力把守。一位参加的朋友告诉我说“感觉耶路撒冷出动的警察比参与的人还要多”。

如此大规模的警力保护是因为在往年耶路撒冷“骄傲”中,经常会有极端正统派犹太人攻击参与的“骄傲者”,他们认为对同性恋的支持在宗教中是不被允许的,而这些“不洁净”的人在圣城大肆完全是对上帝的亵渎与对圣城的玷污。甚至曾经有参与的“骄傲者”被反对的犹太教正统派极端分子杀害的事情发生。

在这场中喊得最频繁的一句口号是“一二一二,骄傲在耶路撒冷”(Achad Shtaiim Achad Shtaiim Ga’avah BeYerushalaiim)。这句口号的言外之意不言而喻,即在平常,性少数群体在耶路撒冷并不具有骄傲,而是生活在各种宗教团体口诛笔伐与人身攻击之中。队伍中也打出很多与宗教议题相关标语,例如“体验创造的奇妙”(Experience the Magic of Creation),“亚当的爱人是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造的”(Chaviv Adam SheNivrah BeTselem)。也有者将犹太教的象征之一,犹太男性在头顶佩戴的小圆帽(Kippa)换成了彩虹色。很明显这样的是对在耶路撒冷占主流的宗教保守派群体的反抗与,者的目的不仅仅是对性少数群体的平权,更是对世俗主义生活方式的追求与维护。

更加令笔者感到震惊的是,这场展示的不仅仅是世俗主义与宗教主义的反抗,更有对巴勒斯坦人的同情。队伍中也有人群喊出“军事占领够了!”(Daii LeKibush),“扩建定居点是非法的!”(Ma’achaz Lo Chuqi)等等以色列左翼阵营的口号。这些口号体现出这场所追求的平权运动,不只是为了以色列的性少数群体,也是为了更广大受压迫的巴勒斯坦人。

这些口号也给了我们一个理解这场骄傲更深的角度:即对待LGBT群体的不同态度,是以色列内部政治复杂而分裂的一个缩影。

特拉维夫的骄傲大,以及特拉维夫人对大的支持,代表的不仅仅是特拉维夫的开放与国际化,更是以特拉维夫为符号的世俗主义群体、左翼政治团体表达对以耶路撒冷为代表的宗教主义群体、右翼政治团体的对抗。以色列社会也得以在这样的分化与对立中维持其自身的多元化与民主性。为了生动描述以色列社会的极端分裂与多元化,曾有学者提出“国际化的特拉维夫”与“圣战主义的耶路撒冷”概念(Globalized Tel Aviv and Jihadist Jerusalem)。

而今年耶路撒冷的骄傲能够展现出与国旗针锋相对的势头,也与当下以色列政坛出现的巨大变化不无关联。

去年6月,新一届以色列政府成立,将连续执政长达十二年之久的前总理内塔尼亚胡与他的保守派右翼政治宗教执政联盟赶下台,组建了一个跨越左右意识形态之争的“全政治光谱执政联盟”。现任以色列卫生部长霍洛维茨(Nitzan Horowitz)对此次耶路撒冷“骄傲”的支持与亲自参与充分说明了这场的政治意味。因为霍洛维茨本人即是一位同性恋人士,也是犹太政党梅雷兹党(Meretz)。

霍洛维茨的政党是本届政府的重要组成成员之一,并且掌控了以色列卫生部。在疫情肆虐的当下,霍洛维茨但任卫生部长后所做的第一件大事并不是针对新冠病毒,而是批准将健康同性恋者的献血无差别纳入血库中。该政策充分说明梅雷兹党的宗旨之一便是为LGBT群体争取平权,消除以色列社会对性少数群体的歧视。更值得一提的是,该党的另一宗旨则是追求阿拉伯人与犹太人共存与以巴和平。

“骄傲者”们对巴勒斯坦人的同情,也的确赢得了许多巴勒斯坦人对以色列的认同。因为在巴勒斯坦社会,与正统派犹太教一样,教对待性少数群体的态度也极为保守和严厉。因此有一些巴勒斯坦性少数群体为了追求个人自由与正常生活,选择拥抱以色列。笔者曾经采访过一位在希伯来大学读书的巴勒斯坦学生,他来自一个东耶路撒冷传统的家庭,他的祖父曾是流亡海湾国家的巴勒斯坦难民,上世纪九十年代才得以举家返回耶路撒冷居住。但是他却抛弃了这些被许多巴勒斯坦人引以为“骄傲”的身份,选择申请加入以色列国籍。他讲述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我是一名同性恋者,在巴勒斯坦社区我很难过上我想要的生活,我更喜欢以色列社会,因为以色列社会对同性恋更加友好。”

听上去,在以色列,他可以做一位“真正的骄傲者”。因此,我们或许也不难理解近年来一些以色列机构发布的每年申请加入以色列国籍的巴勒斯坦人不断增加的数据。这些人可能并不全是LGBT群体,他们更多可能是追求世俗生活的个人主义者,他们或许认为在另一个更加多元化、更加开放的社会里,他们能够有更多机会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世俗主义生活方式。

Write a Reply or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