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洛哥通史:独立路上的绊脚石其实就是法国

Posted on Category:yobo体育全站app下载_网页

:1911年,为了应对国内的反抗声音,摩洛哥苏丹寻求法国的帮助平定叛乱,并在1912年签订《非斯条约》,自此,摩洛哥成为了法国的附属国。

建立君主专制:五世在1955年回归摩洛哥后,逐渐掌握国内大权,实行专政统治。

1955年11月16日,五世从法国回到了摩洛哥,并且向民众宣告:保护国制度从此结束了。摩洛哥成为了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

五世是摩洛哥独立过程中极为重要的人物,他于1927年继位为苏丹,但当时正逢西方资本主义势力达到巅峰之时,法国在摩洛哥的总督府的权势已然可以越过当地政府了,这是前面十几年所没有出现的情况。

1930年总督府越过当地政府和苏丹颁布了柏柏尔法令,法令引起了摩洛哥的反抗,,其中民族主义者已然出现在摩洛哥的历史舞台之中。彼时的五世仍然算是法国的傀儡,总督府见反对声音之大便把宗教领袖苏丹五世推出来权作调解之人。

柏柏尔法令也如同一束火苗,燃起摩洛哥内的民族主义的火把。摩洛哥是一个宗教色彩较重的国家,在其历史中苏丹的地位很高,摩洛哥的民族主义也无法摆脱他们历史的局限性:他们需要一个苏丹。

二战的到来使得摩洛哥的宗主国法国遭到巨大打击,而摩洛哥也不得不在法国的两个政府中站队。五世苏丹一开始是支持维希政权的,但当针对犹太人的法律要执行在摩洛哥的土地上时,五世面对这不人道的法律愤怒了,他拒绝这样的法律,但殖民当局还是推行了。这也是促使五世寻求独立的原因之一。

二战对老牌殖民帝国是巨大的打击,而许多被殖民的国家,得益于二战有了摆脱枷锁的机会。当二战结束,摩洛哥的民族主义已然得到巨大的发展,民族主义需要一个旗帜性的人物,而作为宗教领袖的苏丹五世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同时,王室想获得真正的权力,五世也想要摆脱法国殖民当局的控制,民族主义无疑是他最好的帮手。1947年五世在丹吉尔的一场演讲,表明了他加入了摩洛哥独立的战争之中,起码在国家独立这方面和民族主义站在了同一侧。

五世的演讲表明了态度,所以摩洛哥人民热情支持他,他的画像张贴于家家户户中。五世与总督府的关系也越来越僵硬,变得“不再听话”。

这引起了总督府的极大不满,尤其是接下来几年内五世不断请求总督府修改协议,允许摩洛哥获得完全的独立。在苏丹为独立努力之时,摩洛哥的民族主义也在不断壮大。在民族主义的宣传下,摩洛哥人对独立的渴望日益提高。

1953年,法国当局认定五世不再配合工作,联合了当地的既得利益群体将他废黜了。在法国人的枪口下五世全家被流放到了马达加斯加。这件事不仅引起了摩洛哥境内的人民的愤怒,同样在法国也产生了不同的声音。

随后两年,可以说是动荡的年代,新任苏丹无法取代五世在人民心中的地位,而五世的流放又给予了民族主义一个借口。法国在越南战争中的失败后,许多来自摩洛哥的军人退伍回到家乡,这为摩洛哥提供了一把火。

1955年在瓦迪泽姆发生了武装反抗,彻底撕碎了殖民者与摩洛哥的“表明和平”,整个摩洛哥都陷入了战火之中。法国不得不考虑迎回五世,来结束摩洛哥乱局。

五世来到了法国同其进行谈判,面对如今的法国,他向统治了摩洛哥几十年的法国要到了独立的权利。1955年11月16日,流亡在外两年的苏丹五世回到属于他的这片土地之上,并向他的臣民宣告着摩洛哥获得了自由!

在国际形势变化的情况下,摩洛哥在民族主义者以及苏丹的努力下取得了独立,使得摩洛哥及其人民摆脱了法国的控制,但由于摩洛哥仍受到宗教和旧有体系的影响,在摩洛哥独立之后仍然长期处于君主专政的情况下,摩洛哥的民众的“独立之路”才将将起步。

Write a Reply or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